烂柯棋缘_番外:未曾断绝的过往四十八_免费小说阅读_江辰唐楚楚

番外:未曾断绝的过往四十八

真费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此刻的计缘畅快至极,就连天地在他身上的压迫感都荡然无存,再环顾天际各方,一剑过后宇内澄清。

直到此刻,计缘才回首看向弥黄方向,气息凶戾妖躯狰狞,偏偏却穿着这么一身战袍紫金铠。

计缘目光平静,但带给弥黄的压迫感比起刚才更是呈几何倍数递增,哪怕弥黄狂傲到没边,更自觉已修成金刚不坏之体,但见过这一剑之威,难以想象世间谁人能抗。

计缘眼中的狰狞,也有弥黄过于紧张以至于筋肉满脸,牙冠咬到獠牙毕露的因素,但只是即便如此,弥黄竟然还有战意。

从计缘手中抢那金轮宝物?这种可能性几近于无了。

但至少还能同计缘斗上一场,不枉弥黄狂傲一生,试问天下间,有谁能见到计缘划界一剑之后,还有勇气向其攻去?

就像是在心中自我回答,弥黄妖躯上浑身筋骨齐名,狰狞的嘴角溢出妖血,一缕缕恐怖的妖气从血液和皮孔中散出,化为一只对天无声咆哮的巨猿。

“至少我弥黄,敢为之!”

弥黄咆哮出声,一步踏出已经向计缘冲去。

“轰——”

踏碎虚空以奔雷之势,弥黄扫出手中兵刃打向计缘,这一幕就连陆山君都为之惊愕,天地各方凡有能力注意这一片方位的存在也惊骇不已。

曾听闻,朝闻道夕死可矣,弥黄修行勇猛精进,对此此言其实不甚理解,修行大成以来更是嗤之以鼻,只是此刻,弥黄却有种朝闻道的感觉。

狂就要狂得彻底!

“就算天地都怕你计缘,我弥黄大圣不怕!受死,吼——”

计缘一双苍目法眼彻底睁开,看向冲来的弥黄,不光能看到其气势和威能汇聚,更能看到他的心中之道。

在挥出那一剑之后,此刻的计缘已经明白,自己突破了本该不可能的桎梏,到达了另一重境界,不再有束缚,也不再有那份虚弱感,看到世间之道,看待孰强孰弱,都好似游梦中的画卷,如蝶如梦,亦梦亦真。

冲过来的或许是弥黄大圣,或许不只是弥黄大圣,或许是其道的凝聚之意,或许是不过是一股执念。

心中万千思绪流转,弥黄也只不过才到眼前,那气冲九霄力动雷陨的一击,在到达计缘面前的时刻,一切阴阳五行玄妙气息到散去,计缘伸手按住兵刃顶端往一侧轻轻一拨,就将弥黄连妖体带兵刃拨开去向一侧。

远天连云被余波撕裂,千百里气息分向两侧。

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变化。

弥黄就又如常人初习武艺,踉跄着冲出老远,心神震荡间回身还想再战,计缘手中却再次出现金轮,随后金光一闪,一道金线已经到达弥黄眼前,一眨眼已经是一道漫漫无边的绳索。

捆仙绳直接将弥黄缠绕,其以一身巨力拼死挣扎,起初每一下震动都让捆仙松散开来,但计缘又是一口清气吐出融入了捆仙绳,弥黄的挣扎就越来越不起效果,直至被彻底锁死在半空动不得分毫。

“吼——计缘,你这算什么本事,算什么本事,放开我再战——”

弥黄的咆哮声充满不甘,扫向天宇各方,仿佛感受到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自己。

“你们这些羸弱之辈,若非天不容我,谁人能同我争夺机缘!”

计缘咧了咧嘴,已经到了弥黄身侧,低声说道。

“这你就错了,是天不容我才是。”

说着,计缘手中出现了一支笔,在弥黄身边轻轻一挥拉出一道迷糊的墨光,在往一侧一带,本被锁死一切妖气的弥黄妖躯体表处,竟然溢出一道道玄彩烟雾。

这些烟雾不断飞出,又很快融为一体,化为一幅幅烟雾浩渺光轮美幻的如画的景象,有山川天地,有五行阴阳,更有熔炉坐天恍如烈日。

“你在做什么?住手,住手——”

弥黄歇斯底里,计缘却不为所动,持笔的手拉远收笔,随后伸手一招,烟雾化为一副画卷落在他手中。

“道有可取之处,但也饶不得你,贬去修为,废你妖躯。”

计缘一边欣赏画作,另一只手则向一侧轻轻一点,点在弥黄眉心,刹那间,禁锢在捆仙绳中的弥黄妖躯直接粉碎,但一只妖猿元灵依然在不断咆哮。

“散你元灵。”

下一刻,计缘手指抽回,弥黄元灵也破碎开来。

计缘收起画卷看向依旧被捆仙绳点点灵光。

“回归天地吧。”

捆仙绳收回,点点灵光瞬间消散而去,或沉入大地或汇流天上灵韵,或在消散中随风而去。

计缘的视线随着那一阵风不断飘摇,看着那最后一缕灵光随着风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口中嘀咕了一句不知道什么话,然后看向陆山君,后者一步迈出已经到了计缘跟前。

“师尊有何吩咐?”

“去请秦神君。”

“是!”

陆山君化为遁光离去,计缘环顾四方,既看到了匆匆飞来的一些远天流光,也好似看穿了天幕直视各方天界神祇,最后看向黄泉水畔的幽冥帝君方向。

“管好阴间,业火的事我不管,没事别来烦我。”

辛无涯如获大赦,赶紧躬身应答。

“领法旨!”

等辛无涯再次抬头,计缘已经踏风迈入高天,身形踏九霄而去却还有话语的余音传来。

“都散了吧,有事没事都别来烦我就行了。”

等计缘的身形彻底消失在天际,各方视线驻留者疑惑者有之,怅然者有之,振奋者亦有之,还有人心中五味杂陈,但更多的人则是依旧惊骇和茫然之中久久不能回神。

辛无涯舒出一口气,看向身边的不远处的舍姬和孙一丘。

“业障不退,没有你们也会有别的事带起业火,阴间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你们走吧。”

“善战!”

地藏明在一边佛号一声,开始施法将阴阳重新隔断。

一边的老龙向着几位阴间的大能点头致意,随后带上胡云等人,同落下来的老乞丐一同化光离去。

......

不久之后,天界神君现身了一次,在天界深处禁地放了一座浑天宝轮,随后又消失不见了,所谓天道束缚同样在秦子舟身上消散,倒是居安小阁多了一个常出入的乐呵老人。

以至宝浑天宝轮代理天道中的一环,也使得天界的正统性得到了加强,一些天神原本微微提起的心全都放了下来,更是对那计先生发自内心的敬重,当然,没人敢去打扰计缘,也路可去。

无数人猜测计先生一剑划开的天外一界上有什么,是何等景象,不过真正和计缘亲密的人其实在某方面而言都差不多摸透了计缘的性子。

那一界之上,除了把老乞丐被劈开的大山挪过去一半,上头唯一算得上建筑的不过是一座居安小阁。

更神奇的是,人间的宁安县,居安小阁似乎依然在那,只不过并非谁都能找到那座院落就是了。

几天之后,一名头戴挂苏金冠的女子站在居安小阁的门口,身上衣衫是青色与红云色如墨般交融,她深吸一口气压下胸前起伏,看到居安小阁的门被从内打开的时刻居然有些紧张。

不过门后第一时间出现的是一脸喜悦的枣娘,开心是开心了,但龙女还是稍有些失落。

“若璃!”

“枣娘!”

说完应若璃看向小院,格局似乎不变,但比以前宽敞了许多,毕竟里面的人还不少,她有些懊恼,琉璃宫太过遥远,她又职责所在,以至于来得太晚了。

在看到院中真起身的计缘的时候,龙女那有些恍惚的不安感也随着视线回馈的真实而宁静下来,只看到计缘在那就好。

“计叔叔,若璃如果烦到你了,可以罚我但别赶人哦!”

没有外界的庄重威严,龙女带着一丝俏皮和笑意,一边说一边牵住枣娘伸来的手进入了居安小阁。

(本篇番外结束)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